• 2011-12-17

    痛苦才永恒 - []

    本来生而为人类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所以人生的意义都由痛苦而来。快乐只是偶尔附加的调味。或许痛苦地活着就是正确的,一切快乐皆虚幻。根本没有所谓快乐的生活,因为每条路走到尽头其实都一样。为何不爱痛苦呢,一路上它永远相伴。

  • 2011-07-25

    eternal beauty - []

     

    最美丽的风景

    我不去观光

    我听你们诉说 我看你们雀跃

    静静欣赏

    但我不去观光

    只因害怕爱上

    又却更怕流浪

    勇敢的你们请告诉我关于那里的一切

    心会跟着你们一起跳动

    但欲望我会深藏

     

    我会记得那个故事

    那首古老的诗里

    女孩的美得到了永恒

    女孩却在诗里一直流浪

  • 2010-05-08

    爱无能 - []

    有过太多段感情的人,终究会因此丧失爱的能力,成为爱无能。他们自以为在寻找完美爱情,殊不知世上终究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而爱情更应如是。爱情本是两个虚无的字眼,一起的两个人共同赋予它内涵。其实如果不肯付出,抑或放大自己的少许付出而忽略对方,最终不能产生爱。

    但凡会成为爱无能的人都是自私的人。总是对对方有很多保留。不敢放胆去爱的人最终不会收获爱。其实人的一生中能够尝试去爱的机会有很多,但如果只是纯粹尝试,想看看对方能给自己什么,而不是自己能给对方什么,绝不会试出任何结果。...

  • 2010-04-01

    what if she's an angel? - []

    You can hurt her,

    You can ignore her,

    You can lie to her,

    You can shout at her,

    You can do everything bad to her,

    and dump her.

    But, what if she's an angel?

    ...
  • 2010-03-06

    旅途 - []

  • 2010-01-27

    把它拿走 - []

    “总在快乐的时候,感到微微的惶恐。我无法相信单纯的幸福。对人生的起伏悲喜,既坦然又不安。”——几米

    现在才知道这样的情绪,是因为体内那只巨蟹,在月亮上的巨蟹。讨厌它,想把它拿走。

    还是太阳上那只比较好,没有多愁善感的灵魂,没有突如其来的不安。

    只想留下它,其它都拿走。

  • 2009-12-27

    三儿 - []

    三儿我想天天见到你。

    三儿我想给你买只兔子。

    三儿我想给你织条围巾。

    三儿我嫉妒blog里有你。

  • 2009-11-27

    某一天,阳光 - []

    某一天,我终于不再为大学生活的逝去感到惋惜。

    某一天,我为自己对自己的决绝和果断拍掌叫好。

    某一天开始,我把心里的阴霾清空,放进阳光。

    然后轻轻握住,这样的温暖。

  • 2009-11-19

    冬天最好…… - []

    冬天最好是抱着暖炉睡觉。

    冬天最好是遛着企鹅上街。

    冬天最好是吃着热热的涮羊肉。

    冬天最好不要有别离。

  • 2009-10-29

    You are a star. - []

    I know you will be a star in someone else's sky.

    Cause I remember how you shined in mine.

    Just the smile in your eyes

    it could light up the night. 

     

  • 2009-10-15

    “强者”的冷漠 - []

    前些天看见一笑话:小时候听说很多人因压力过大而死,那时候知道什么是死亡,但不知道什么是压力;现在我知道什么是压力了,却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还活着。

    且不讨论现代人的压力是否已经超负荷。那些重压之下仍然活着的必定是千辛万苦挺了过来的人。压力,造就了这一群人的坚强,也造就了这一群人的冷漠。他们不但严于律己,也严以待人。面对跟自己经历过同样困难却不支倒下的人,充满了鄙视和不屑: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你为什么就不行?即使是对待最亲近的人,他们也毫不留情,意图将他们内心的脆弱狠狠掐死腹中。然而不同人的成长方...

  • 2009-10-07

    从此缄默 - []

    曾经有一个女孩,一直期望能够得到她的称赞,鼓励或安慰也好。就连买一件衣服,都会期待她说好看。

    只是有一天女孩发现,她永远不可能得到,以前不能,以后也不能。

    于是女孩决定,永远不再乞求她的肯定和赞许。但会默默地爱她。

     

    你说过的一句话:她也是女人,她也不容易的。我会铭记在心。

  • 2009-10-02

    市井味儿 - []

    像不像芳村花鸟市场里卖金鱼的?

  • 2009-09-08

    我是一只蘑菇 - []

    我是一只蘑菇,却过着人的生活,像人一样吃饭睡觉。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不吃也不睡,因为我是蘑菇啊。

    后来我开始吃和睡。但我仍然是一只蘑菇。

    我无法改变我是一只蘑菇的事实。

    但我保证我学着像人一样生活。

  • 2009-08-13

    她的手依然温暖。 - []

    每天晚上6、7点的时候,她才缓缓起床,准备出门。素着一张脸,蹬着高跟鞋,到了酒吧才不急不徐地化好一个精致的妆。9、10点钟的时候客人还很少,免不了和DJ寒暄,与众人social一番,贴着水晶甲的手指有力地夹着一根烟。她原本是dancer,却也要偶尔陪客人喝喝酒聊聊天。当然这些客人大多也是她认识的朋友。

    这天她休息,于是拉着我到她工作的这家酒吧。她笑笑说不用穿高跟鞋真好,又踩在了坚实的大地上。她的手比较大,很有力,还很温暖。我想起冬天最冷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拉着我的手到处跑,有...
  • 2009-07-18

    马小玲 - []

    最近常在天涯爬楼,有人重温《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对这部片子没什么感觉,但我很喜欢马小玲这个角色。至于原因,她徒弟金正中或许可以回答:“很多人都问过我金正中,为何找这么泼辣的女人做师父,我也不离开她呢?
    第一,因为我已摸清师父底细,表面上她比钛合金还坚硬,其实内心和其他女人一样,想有人疼,想有男人追,没事找些事做。
    第二,其实师父对我很好的,你别看她老是借口扣我薪水,其实扣下的钱全寄到南非去给我爸爸妈妈了,关于这件事她从未对我提过。师父就是这种人,什么事都放在心里。&r...

  • 2009-07-14

    失去了锚 - []

    如果一艘船,在行驶的过程中遇到困难不想继续航行,它只需回到岸边,将它的锚,使劲地甩向这坚固的港湾。但是如果它失去了锚,便只能漂啊漂,即使回到了岸边也毫无安全感。一次暴风雨,便能吹走这艘船,任其漫无目的地在大海中漂流。

    那如果它又失去了舵呢?一艘没有方向的船,孤苦伶仃地在大海中央,连自己能够驶向何方都不知道。更遑论回家的路。

    它在追寻什么?船舶出海,最终也是为了满载归来。如果无法归来呢?满载又何用。

    S.O.S.!...
  • 2009-07-05

    其实你不懂它的心 - []

    看了南方都市报的《一场爱心漫溢的谋杀》,说的是一场放生的活动,一只被放了几次都不肯入海不断往岸上爬的小龟,最后被无知的工作人员扔进远处的海里。这是一只缅甸陆龟,是不会游泳的。连平时泡水水位都不能高过鼻子的陆龟,被扔进茫茫大海无疑是死路一条。

    人类真是虚伪,先是不断地捕获,然后是部分的放生。一会儿地狱一会儿天堂。那些鱼虾蟹应该会觉得很烦吧。本来活不了几天也是要死的,死在海里其它生物嘴里和死在人类的嘴里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可能还少一些痛苦。放生这些生物根本是人类对积德的一种幻想...
  • 2009-07-03

    关于27栋——离开 - []

    昨天再回去27栋的时候,它已经跟一座死城没有分别。整个7楼几乎都是黑灯瞎火,只有707亮着灯传来音乐的声音。

    ...

  • 2009-05-16

    催眠 - []

    第一次吻别人的嘴

    第一次生病了要喝药水

    大风吹 大风吹

    爆米花儿好美

  • 2009-05-10

    明天是甜的 - []

    梦在咆哮,梦在燃烧。

    梦在黑夜中绽放妖娆。

    梦中我的手跨过层层山峦,握住那边的云霞,软软绵绵。

    再伸长一点再伸长一点,仿佛能触碰到星星的笑。

    梦醒后的惆怅啊,化作清晨的鸟啼,一声一声。

    仍想要抓住梦的碎片,也不怕那锋利的切割面。

     

    总是要面对现实的。

    现实中的我只能计划着一次又一次孤...

  • 2009-05-06

    你,是谁 - []

    突然好想,再听你弹一次吉他,弹《爱的罗曼史》。

    突然好想,再听你弹一次钢琴,弹《もののけ姫》。

    突然好想,再听你唱一次,《大会堂演奏厅》。

    不记你的过去我的过去,不想你的将来我的将来。世界那么大又那么小,城市那么远又那么近。有时看着她的照片她的笑,我总感觉她的呼吸她的声音就在旁边;有时看着你的文字,总觉得你的温度没有退减。她在哪里你又在哪里。其实不重要不重要。她是谁你又是谁,我陷入幻想无法自拔。

    ...